| 首页 | 三丰堂武馆 | 夷仁弓道守中学社 | 文化 | 资讯 | 杂谈 | 理论 | 气功 | 教学 | 养生 | 拳种 | 人物 | 制度 | 兵器 | 视频 | 图片 | 商城 | 下载 | 留言 |
最新公告:

  没有公告

 
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武文化网 >> 夷仁弓道 >> 射艺之道 >> 文章正文
专题栏目
更多内容
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
相关文章
君子之射,品德观心
蒙古三艺之射箭
武经射学正宗指迷集
持弓手法(2)
筒扳指的形制与用法
传统射箭的三种常见射姿…
传统射箭的三种常见射姿…
传统射箭的三种常见射姿…
射术、射艺与射之道(3)…
射术、射艺与射之道(2)…
更多内容
弓形漫谈——角弓篇         ★★★
弓形漫谈——角弓篇
作者:曹起 文章来源:手战堂射箭录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2/26 19:53:48

在古代,角弓不仅仅是战场上的最重要武器,也是君子习射,和射礼中最为重要的用具。但今天的国人大多对角弓很陌生,《新华词典》对于角弓一词的解释竟然是:用角装饰的弓。事实上,角弓是人类非常伟大的一个发明,它将几种不同的材料按照一种精心设计的方式组合起来,以达到高效的发射箭矢的效果和良好的耐用性。可以开玩笑地说,古代角弓的制作技艺,长久以来一直是走在材料力学的最前沿的。


什么是角弓?

所谓角弓,指的是用动物的筋腱、角,这两种天然的弹性材料作为蓄能的主体,和其它若干种材料,用胶和合而成的弹性弓体。


角弓用牛科动物(羊与羚羊也属于牛科)的角做弓腹,因其耐压;用筋腱做弓背,因其耐拉;用竹、木作干,作为一张弓的构架。这些材料用胶合和(或外加延伸的弓梢),缠丝加固,大漆防潮,终成一体,从而制成一把非常高效的抛射武器。这类弓有别于用天然的强韧木材制作的单体弓,因而也叫复合弓。


角弓作为一种复合材料,比较不受单一材料的限制,它可以设计成反曲的组合,以增加预应张力;可以通过加弓梢的反向,来改善弓体的拉感;因此它可以做得相对短小,但仍然保持长弓的那种拉感、拉距和拉力,同时更为坚固,其综合性能要远远大于竹、木等材质的单体弓。


不仅如此,历史上曾经存在过的角弓的种类也是非常的丰富多彩。从现有的资料来看,几个主要的古代文明的角弓制作,可能存在着各自的技术的源头,然后在其子文明和周边文明那里,角弓制作又会受到材料的变化,技术的变革、各自的文化与弓术理念的影响,因此形成了不同的角弓类型。而在各自发展的过程中,彼此之间又有着不同程度的联系,从而形成了丰富而多变的角弓文化。所以我们今天就来了解一下历史上存在过的角弓。


第一类:基本角弓

基本角弓指的是在设计思维上,弓体附着于角材,弓形受角材原料形态的限制较大的一类角弓。这类角弓具有筋、角、干结构,但是设计思维受限于角材本身,还没有出现独立意义上的木质弓梢。之所以称之为基本角弓,也是因为这一类角弓出现的时间较早,可以视作是角弓技术的基础。


《考工记·弓人为弓》中所记载角弓的制作,即主要讲诉了筋、角、干三者的关系,虽然对这三者的主次关系有十分精辟的描述,但通篇未有提及单独的弓梢用材,因此也极有可能是基本角弓的一种。


1. 三角弓

古埃及三角弓可视作是基本角弓的典型代表。在古埃及三角弓的实物被发现之前,人们只在古埃及的壁画上发现过张弦状态为三角形的,弓的末端有时会出现鸟首形雕刻的弓,这种弓也因此被命名为三角弓。

图坦卡蒙骑射壁画(复原)

直到1912考古学家在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中发现多把用羚羊角制成的释弦状态的角弓,才解开了壁画中出现的三角弓究竟是单体木弓还是角弓的谜团。

图坦卡蒙陵墓发现的三角弓(下面五把,释弦状态)


这些弓用一对羚羊角和木材,筋腱组合而成,利用了羚羊角的天然弯曲制成反曲装的弓臂。但同时也有可能为了不使弓整体的反背过大,弓把部分被设计成了内曲。因为这两个原因,这种弓在上弦后就由于预应张力的作用而构成了一个标准的三角形。

长角羚羊--广泛分布在北非和西亚


古代亚述所使用的角弓也是三角弓,但和古埃及的三角弓在风格上略有区别,最明显的是梢头的区别。古代亚述的三角弓使用鸟首形或兽首形弓稍,类似一个固定的滑轮。

古代亚述浮雕


古代亚述弓箭实物,弓约公元前750年,箭约公元前1350年


亚述三角弓弓梢的一种



2. 斯基台弓

斯基泰弓因其使用者斯基台人而得名,斯基台人是希腊古典时代活跃在欧洲东北部,东欧大草原至中亚一代的游牧民族。其随居地从今日的俄罗斯平原一直到中国的河套地区,和鄂尔多斯沙漠,是史载最早的游牧民族。斯基台人所使用的蛇形角弓,在古希腊人的艺术作品中较为常见,同时在我国西部的干旱地区有不少实物出土。

古希腊瓶绘中的斯基台射手,手持斯基台蛇形弓


新疆吐鲁番出土的汉代洋海弓


从现有的资料来看,中国在汉之前所使用的角弓大多都是这种斯基泰弓形,我们的甲骨文,金文,和东汉前的一些绘画,雕刻都反映了这一点。

甲骨文和金文的弓字


汉代陶罐上的射箭形象


据考证,斯基台弓是用北亚独有的北山羊的弯曲的羊角制作,整把弓的角的部分由两段组合而成,然后和若干段插接而成木质弓干结合在一起,外铺筋腱。这种弓有内凹的宽大弓把,窄而厚的弓臂,和利用羊角梢部的天然卷曲做成的反曲弓梢。它的形变部分也是接近弓梢部分。因此这种弓的拉距较小,用的箭也比较短小。


斯基台弓各段截面


斯基台弓弓梢的弦槽


用北山羊角复原的斯基台弓


斯基台弓形特点:

  • 显著的蛇状弓形,把手处大幅度内凹。把手两侧的弓臂则外凸,使整把弓看起来像末端卷曲的M形。

  • 弓臂反曲,到弓梢处加剧,呈半圆形卷曲,上弦后弓梢呈反卷状,达到了在开弓后可以充分挤压弓臂的效果。另外和这一系其它角弓不同的是,斯基泰弓的弓梢是有弹性的,在满弓弓臂被拉到极限时弓梢的弯曲也逐渐被展开。

  • 有弦槽来保证弓弦不脱落,弦槽后来演变成了弦垫。

  • 弓身极其小巧,在110cm130cm之间。


虽然是基本角弓,但斯基台弓制作工艺却极其繁复。它并不完全是角、干、筋的排列,而是角被两层木材夹在中间,这么做是因为北山羊的角仅有侧面较为狭窄的一条可以保留完整的长度来使用,但好处是角、干分离的危险被大大降低了。

第二类:弓干角弓

前面说过,《周礼·考工记·冬官·弓人为弓》中所记载角弓的制作,主要讲诉了筋、角、干三者的关系。"干"后来叫做弓胎。考工记中,弓干虽然也是一把弓的内核,但是它的作用,和后来的弓胎的作用并不完全一样。


首先在弓干的材料上,考工记中“柘木为上,檍木次之,岩桑次之,橘次之,木瓜次之,竹最次”。然而,明清到近代所记述的角弓弓胎的首选材料却是楠竹,是考工记六材中最次的材料。也有用木材的,但根本用不到柘木这一类坚韧的木材。


其次,弓干的形状决定弓的特性。在考工记中,“凡析干,射远者用執(shi),射深者用直”用于射远的弓,要选择天然有弧度的木材做弓干,因为射远用短而弱的弓,当时叫夹庾之弓,同时要求其反性大,因此需要较大的反曲。用于射深,即贯革、破甲、洞人的弓,要用直的木材做弓干,因为射深要求强弓,硬弓,当时叫王弧之弓。如何才能硬呢?弓体加厚则硬,如何才能强呢?弓体同时加长加厚是最好的办法。因为厚度增加,这一类弓必须减少反曲。由此可见,这一时期的角弓的形态(反曲程度)与性能,主要是由弓干决定的(这一时期仍然叫弓干)。


上一篇曾经说过,考工记中所记载的角弓,很有可能是受限于动物角的形态和长度的基本角弓,但是,经过仔细对比原文之后我发现,考工记中所记载的角弓制作技术已经部分摆脱了角的限制。例如:文中说“角长二尺五寸,三色不失理,谓之牛戴牛”即角长二尺五寸,这个长度在当时已经是很长的牛角了。最长的牛角应该是用来做最长规格的弓,即上士之弓。按上士之弓六尺六寸算,减去两段二尺五寸的牛角之外的长度为一尺六寸,合今天的长度约37厘米。这37厘米的长度便可能是牛角之外的弓弣(弓把手)和弓箫(弓梢)的长度。


考工记原文中也有“方其箫”之句,“方”有外向的意思,因此这儿可能的意思是,弓梢要带有反曲,这一特点也与秦弩的弓体与汉初画像石所见的弓形相符。但是《周礼·考工记·冬官·弓人为弓》篇通篇未谈弓梢之材,因此可以猜测,其弓梢与弓臂乃是一体之材,同时在谈论弓弣的时候谈到侧骨(见东汉郑玄注释),因此又可以猜测,东汉时制作角弓有可能采用了一种两段弓干的组合结构,在弓把处斜接,因此需要到侧骨来加固。而这些猜测不是没有依据。米兰,和阗、尼雅等地有这一类的西域角弓和角弓弓干出土,而且更加极端。

米兰遗址发现的木质弓干,由两段组成,角质部分已经缺失


红色部位为粘合角片的部位


这类弓的弓干由两部分组成,弓把段为两个楔形的叠加,弓梢与弓臂通常为一体。这由于西域地区在古代较难得到南方的长水牛角,这种设计可以使短角也能做成大弓。(据一位当代的蒙古族制弓者道尔吉先生的描述,蒙古族从未出现过真正意义上的水牛角角弓,而是用较短的羊角,他称之为顽羊的一种动物的角,进行拼接,一把弓需要用到八、九段羊角。)

和阗出土的这把角弓残片(西汉),弓臂部位由六片短而窄的羊角拼合而成


尼雅弓


此弓用短角片达到了162cm的弓长。上弦后可以看出,非角质的弓梢在增加拉距方面起了关键的作用弓使得它的发射威力较短弓大大增加。


这种角弓的设计也许是受到了从石器时代便流行于欧亚大陆的一种单体木弓——大陆长弓的影响,其长而窄的弓梢侧面厚于弓臂,是不参与形变的杠杆,其弓臂宽而薄,是弓体的蓄能部分。

大陆长弓(现代复原品)


这种大陆长弓分布广泛,从西欧到我国东部都有相似的单体长弓出现。这种弓有窄而厚的弓把,宽而相对薄的弓臂,细窄而有一定厚度的弓梢构成。其弓臂较薄的一段如果处理得更薄之后,附上角片,粘合,缠绕牢固,就初步具备了长梢角弓的特点。

Holmegaard型弓(现代仿制品)


浙江余杭汉代木弓


疑似大陆长弓(或角弓) 隋代


综上所述,这一类角弓更注重弓干的作用,弓干的设计包括了一把弓的弓梢、弓臂、弓把以及为角和筋所预留的空间,角附著于干,弓干最大程度地决定了一把弓的造型、形变、拉距和性能,造型设计很大幅度地脱离了角的约束,从而达到了用短角或拼接角也能做出大弓的效果。因此我称之为“弓干角弓”参照青阳提供的西域角弓示意图绘制,这类角弓的外形大部分由弓干决定

西域弓干角弓的结构示意图


常见弓形中,对这类弓的复原的例子有:

1、和阗弓

(前面已经介绍)


2、匈奴弓

事实上西域的弓干角弓大多为匈奴人的遗物,然而匈牙利人倾向于将这一类上下对称的角弓称之为匈奴弓。


匈奴弓,匈牙利弓匠高泽复制


匈奴弓的考古绘图


3、阿瓦尔弓

这类弓被认为是欧亚大陆的另一支游牧民族阿瓦尔人的类型。阿瓦尔人即中国历史上的柔然人,他们主要生活在东高加索和里海沿岸地区,是匈牙利人的真正最早的祖先。其弓梢和其它长梢相比稍短,并带有一个优美的圆角。

阿瓦尔弓,匈牙利弓匠高泽复制


在我国的西北部,由于缺少水牛角,弓干角弓的制作方法也许一直延续到了近代。道尔吉先生的顽羊角弓就是一个例子。弓干角弓在汉地一直延续到什么时候这个很难考证,但是从一些古画中,弓把的凹陷程度来看,也许能猜出几分。牛角如果在弓把处对接,则弓把的凹陷会较小,并且呈一个平滑的弧度,如果牛角在弓把处不对接,则弓臂的弧线和把手之间就不会有柔和的曲线,同时弓把会显得更加凹陷。

五星二十八宿神形图 唐 梁令瓒作 疑似弓干角弓


但是汉地出现多种角弓弓干结构的可能性也很大。从一些战国和西汉的遗址或墓葬中还发现一些在弓把处多层叠加的“竹木弓”,这些“竹木弓”是不是筋角腐烂掉的角弓呢?


小小总结一下:弓干角弓只是我实在想不出什么好词的情况下想到的一个名字,只是一个名字而已,关键还是这类弓的一些特征

  • 弓干决定弓形,角附着于弓干的弓臂。在另一种技术中,由于使用较长的牛角,两片牛角对接,使得弓干的主导作用被削弱了。

  • 弓干从中间分两部分,在弓把处呈楔形叠加,左右两侧和底部用侧骨加固。把手部分的弓干较厚而且内凹,在另一种技术中,由于牛角对接这部分的弓干(弓胎)变薄,且外凸。

  • 弓梢与弓干的木材为一体结构,也可能有例外。因此,弓干大多是两段式结构。在其它角弓技术中,弓干也有可能是五段的插接结构。


在上一期里,我通过对《周礼·冬官·弓人为弓》的制弓理念的分析,结合西域长梢角弓(两汉时期)的实物结构,提出了“弓干角弓”的概念,但这并不意味着不同的制弓方式之间有着明确的界限。早在角弓诞生之前,人类就有了相当悠久的制弓历史,石器时代的先民已经能够制作出技巧成熟,外形精美的木质长弓,其精致程度与合理的弓体力学分配,是完全超乎大多数人习惯上对石器时代的先民们想象的。


Holmegaard type bow 因在丹麦的一个叫Holmegaard的地方的泥沼地出土而得名,距今大约有8000年的历史。弓体由榆木制成,全长大约150厘米,弓把窄而厚,弓臂扁平而宽,最宽处在4厘米以上。到梢子两头渐窄。

Holmegaard type bow


Meare heath bow发现于英国的Somerset levels,距今大约4900年。整把弓复原之后的长度约为190厘米,同样为弓把窄而厚,弓臂扁平而宽,最宽处大约有6厘米宽,往弓梢方向渐窄,渐薄。


Meare heath bow


Hilary和她复制的MearaHeath弓


对这样的单体木弓进行弓体力学分析,我们不难看出:其弓体侧面的厚薄变化与弓体正面的宽窄变化,是根据张力的分配设计的。


  1. 根据杠杆原理,整把弓的弓把处承受最大的张力,在同等厚薄的材料上,这个部位的形变最大。因此弓把部位必须保证其厚度,以保证它不至于因剧烈形变而折断。


  2. 根据质量与势能的原理,一把最大形变点接近弓把的弓,回弹时需要带动更长(也就是意味着可能质量更大)的弓臂,从而会造成更大的能量消耗。因此,一把弓的最大形变段应该离弓把稍远,同时,越接近弓梢的地方要越能减轻质量,因为接近弓梢的部位是弓体中承受的张力最小的部位,因此这个地方可以用渐窄和渐薄来减重,在适当的范围内,这种做法并不会增加其形变度。


  3. 弓体的最大形变点并不是离弓把越远越好,一把弓需要在拉感、拉距和效率中取得平衡,才能达到最佳的使用效果。明代李呈芬的《射经》中,将弓把也称为“节”,认为,“节过长”,则弓“健而柱”,也就是弓把过长,使得弓的最大形变点外移,这样的弓硬,且拉感僵;“节过短,则和而虚”,即因为弓把过短,使得弓的最大形变点内移,这样的弓虽然拉感柔和,但回弹力不足;只有“节得中”,才能称得上“和而有力”,“弦音清实”。


根据上述三点形变规律,一把弓可以分成四个部分:弓把部位的形变静止段;②弓臂部位的最大形变段;③接近弓梢部位的形变静止段;④中间过渡段


在这张开弓图中,我们可以看到在一把单体弓中,这四个部位是如何利用厚薄宽窄的变化来达到合理分配形变段的目的。

弓体形变部位示意图


一把角弓的制作同样要遵循上述最基本的原理。所以无论是“基本角弓”、“弓干角弓”还是“弓胎角弓”,制弓方式之间并没有明确的界限。不管用什么材料、怎么组合,都一样要将一把弓规定出“弓把静止段”、“弓臂最大形变段”、“弓梢静止段”和它们之间的“形变过渡段”。


所谓的“弓干角弓”,其特点在于:因为长角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角材短而不整,于是规定一把弓形变段、静止段和过渡段的任务,基本上就由木质弓干来完成了,因此对弓干的要求就高。但即便是在长角资源匮乏的情况下,这也只是角弓设计中的一种



第三类:弓胎角弓

如果说,弓干角弓的思维是:做一个决定性的弓干(主干),然后通过贴角和筋来加强它的形变部分,那么弓胎角弓的思维则是:更加强调用角和筋来共同分担弓干的构架功能。这样,一把弓的主干部分(通过两角对接)从弓把一直到弓脑(弓梢根部),都是由角与干共同规定的,由筋来加强,木质弓干的构架作用,需要依赖筋角的共同作用才能完成,这样,原本的“弓干”实际上就成了“弓胎”即筋、角层的内在支撑。


事实上,正是两角能不能对接导致了两种做法的巨大差异。两角对接后,弓腹得到极大的强化,原本弓干角弓中,弓梢、弓臂到半把为一体之材的弓干,就可以成为多段的插接组合。


清角弓弓把到弓梢的截面图


截面的黑色部分是牛角,浅色部分是弓胎,褐色部分是硬木,灰色部分是筋。从把手处的牛角厚度到弓臂处的牛角厚度的变化可以看出,在弓胎角弓中,牛角极大地参与了弓体主干的建构。

弓胎角弓组合图


弓胎角弓的弓胎部分,可以由多段组合而成,靠长而完整的牛角和弓背铺筋的作用来共同保证弓体的强度。

清角弓完成时的状态


清角弓上挪子时的状态(上弦前的准备)



清角弓上弦后的状态(以上三图来自高翔制作的角弓)


可以看出,弓胎角弓和弓干角弓相比更加柔韧,原因就在于结构上的改变,木质的弓干成了角和筋之间的夹层,不再是一把弓的主导了。笔者所了解的从明代到近代的角弓制作,基本上是按照弓胎角弓的理念。


弓胎角弓与弓干角弓从外观上看最大的区别在于把手处的线条。因为在这一部分,弓胎角弓采用了两角对接的办法,因此,这一线条是平缓而连续的。相比较而言,弓干角弓则把手的线条平直,而弓臂到把手之间的过渡段的弧度明显。在南宋或更早的古画中,弓干角弓的这种特征比较明显。


宋 搜山图局部


中原的角弓由于原材料方面,水牛角比较容易得到的优势,弓胎角弓应该会出现得比西域早。但是在两宋之前的大多数中国绘画作品中所出现的长梢角弓,都仍然带有很明显的弓干角弓的特征,一直到元代绘画《元世祖行猎图》中,才出现把手弧度类似于弓胎角弓的弓。这种制弓理念,可能来自宋人对角弓技术的改进?还是蒙古人自己的改进?还是来自于蒙古人的西征?都不得而知……


此外,东欧也是一个出产水牛的地方,那里的弓胎角弓的技术也非常成熟,比较著名的有土耳其角弓,鞑靼弓等。


常见的弓胎角弓弓形介绍:


一、长梢弓形

1. 元代长梢弓

美国弓匠卢卡斯复原的元代长梢(按元画复制)


卢卡斯和他的元代长梢角弓


元世祖行猎图中的长梢弓(谢肃方则认为这是宋弓而非蒙古人自己的弓)


蒙元绘画中的长梢角弓


2. 明代长梢弓

明宣宗行猎图中的长梢角弓


明长梢复原者:高翔


二、长稍+梢头反翘的弓形

这类弓从蒙元弓,到明代射书记载的开元和明代皇帝画像上的所谓的“皇帝弓”,到北印度和波斯的角弓,其实都比较接近。其传播也都和元人的征服有关。人们喜欢按地名来给角弓命名,因此才有了各种称谓。


1. 蒙元弓

蒙元弓


2. 明(开元弓)

开元是我国东北蒙元时期的一个地名,据说在元代有土耳其雇佣军,这些雇佣军在马背上用这种独特的弓梢挑起箭不用下马取箭,明代弓吸收了这种外来设计。

从内蒙古等地的一些出土实物来看,这类弓都有一个长梢,外加或长或短的反曲梢头。为了防止翻滚,在梢头末端加了弦垫。

明画局部


3. 北印度

北印度弓也叫螃蟹弓。因其弓梢像螃蟹脚而得名。弓身短小,弓梢反曲巨大,但实为长梢。


北印度角弓,复原者:卢卡斯


4. 波斯角弓

和北印度角弓相比,弓体更大,弓梢反曲角度较小。按弓短,反曲大为射远之弓,弓长反曲小为射深之弓,实际上它们是类似的角弓,不同的侧重点而已。

波斯角弓,复原者:卢卡斯


三、小梢弓形

特点:木质弓梢段较为短小,弓梢有一定的反曲,有小弦垫。把手甚平,把手背部的卵形更明显。


1. 土耳其弓

土耳其弓好像是公认的发射轻箭效率非常高的角弓了,它反曲大,结构轻巧短小,是射远的利器。

土耳其弓


它的结构特点如下:

  1. 反曲。土耳其弓在整个弓臂的大反曲的基础上,在前半个弓臂上加入了一个脊,以此来给这一段提供一个稳定的硬度,来代替弓臂前半段的反曲,或许这样可以降低工艺的难度和增加弓体的稳定性而达到同等的效果,在鞑靼弓,印度-波斯弓身上同样有这一设计,这一设计的好处是,它比长梢和斯基泰弓的反曲都要更稳定,而且,它并没有为弓臂增加多少重量。

  2. 在整个弓身上有两个明显的拐点,这在斯基泰弓上也可以找到相应的。

  3. 短小的外翘弓梢(有的有弦垫)。

  4. 弓把。土耳其弓和斯基泰弓最大的区别在于弓把,卵形,向外侧凸而内侧平直的弓把更加适宜手握,同时给加大拉距留下了一定的空间。

  5. 弓身短小。长度只有约130厘米,上弦后弦长只有113厘米左右,但是拉距仍然可以达到70厘米以上。



2. 鞑靼弓

鞑靼弓和土耳其弓几乎可以混同,结构相似。也有两个拐点。但区别还是有的,第一个显著的区别就是要梢微长些,总长要比土耳其弓长十几公分,另外的区别在把手,鞑靼弓的弓把内侧略微内凹,而土耳其弓的弓把内侧是平直的。


鞑靼弓


3. 明代小梢弓

和土弓、鞑靼相似,外形也有许多相似,只是弓稍外翘不那么明显,明代小梢系列弓在吸收外来设计的同时保留了一些自己的特点。明小梢在明代极为盛行,出现了许多优秀的制弓产地,其中尤其以南京的四材弓最为有名。

明 萝轩变古信笺四材弓(图片由明磊兄提供)


4. 韩弓

古代的韩弓和明小梢极为相似,但是制弓技术一点也不逊色于中华,因此明代时常有习射者会选购韩国的角弓。近代韩国弓匠又将韩弓的制弓工艺发挥到了极致,制出这种几乎是软梢的韩弓,反曲程度几乎是一个圆。韩弓短小,弹性佳,弓体轻巧,这一类弓的优势在于射远。

韩角弓


四、清弓

虽然清弓外形上更加像长梢弓,但是由于其弓臂的大反曲和明显外翘的弓梢,也可以说它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弓形。

清弓系列包括清弓、蒙古弓和青海弓,它们的特点是都有外翘的弓梢(弓稍顶端有牛角保护)、未上弦时大反曲的弓臂、有弦垫,可以说这种设计相对于土耳其弓而言是为了长弓大拉距射重箭而设计,弓身稳定,可以长时间上弦,大拉距。而效率低的缺点则可通过使用重箭和大拉距来弥补。同样它也是卵形弓把。

画活清角弓(下弦状态)



清弓复原者黄雯杰(台湾)


结语

角弓的分类,从不同纬度出发会有不同的方法和结果。这里所提出的“基本角弓”、“弓干角弓”“弓胎角弓”,只是从筋角干三者的关系上提出的一种简单的分类方法,读者没有必要被我的分类局限住眼光。


近年来,随着国内传统弓运动的兴起,全国各地尝试制作角弓的角弓爱好者也越来越多。中国的角弓制作技术虽然经历过严重的断代,几乎没有了直接的传承,但是事实却证明,传统技艺的复兴不在于有没有名师正传,而在于有没有勤奋的天才存在。在这里向那些坚持不懈地研究、探索传统弓箭制作技艺的人们致敬!

文章录入:admin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个文章:

  • 下一个文章:
  • 【字体: 】【发表评论】【加入收藏】【告诉好友】【打印此文】【关闭窗口
      网友评论:(只显示最新10条。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友情链接 | 版权申明 | 管理登录 | 
    中国武术文化网 凡本站来源于“中国武文化网”的所有内容归北京三丰堂武术馆版权所有
    电话:13552451778 QQ:970630840 E_mail:wushuwenhua@126.com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2110114MA00N1PD0E
    地址:北京市昌平区新悦家园17号楼1单元101室 (建议使用分辨率1024*768的显示器设置观看) 站长:郭彦君老师
    信息产业部备案
    京ICP备13009552号-1